yi字幕网app

导演一点儿也没觉得被安慰到。

他心里一直还在转着那个念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颜华也没再多开口,转头等通知就行了。

颜煜以安慰妹妹为理由去陪颜华。

“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颜华点点头,颜煜很想问,出水的那个时候,那两把匕首哪去了?

可又觉得这个事情应该不是能被直接问出口的。

警方没再水里捞到他们的匕首,林初沫的水果刀一直死死抓在手里。

当时看见的人都被吓得不轻,还觉得冷家兄妹可真是胆子够大的,竟然敢下水跟持刀的林初沫纠缠。

后来知道跟林初沫纠缠的是冷梓熙而不是冷秋白的时候,众人那就更加吃惊了。

这可是好大一出大戏了吧?

小三因爱生恨沉湖总裁。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原配大舅哥下水救人。

小三跟原配水底大战。

我靠,就问电视剧敢这么拍吗?

就在众人津津乐道的时候,导演实在没有勇气在继续了。

他担心后续范茹和林初沫两个疯婆子再跑回来,说不定下一次就要直接出人命了。

好好的一出综艺,因为林初沫搅局只拍完了一半。

导演被打击得不轻,四老来这一趟看了个大戏,还发现一块已经开始发光的璞玉。

四位总裁过来,两个差点儿出人命,黄俊凯更是被恶心够呛。

他真没想到范茹会……,好在他们俩没公开,不然连他都会受牵连。

一场满怀期待的综艺,最后变成了这样,导演的眼睛都肿成了核桃。

看着好不可怜。

颜华这会儿十分庆幸她之前没把林初沫给弄死。

她当时是想直接弄死林初沫塞空间里来着。

但忽然间,她又想到了另一个主意,于是想要做一下实验。

她按住了林初沫的脑袋,精神力探了进去,把一个半系统都给找了出来,并强行剥夺。

这还是从林初沫这里得来的启发。

因为她强抢了世界男主的系统,导致世界男主失去了金手指,也因为强抢,那个系统成了个残次品。

这也就说明,在强抢的过程中,林初沫并没有能完美的把系统给剥离下来。

颜华也就尝试了一下,结果成功了。

除了让林初沫直接疼抽了过去,好像并没有其他什么影响?

至少表面上看来就是这样的。

颜华把林初沫的系统喂给了9001吞了。

那个半残系统她趁乱丢还给了季北辰。

之后在观察,发觉系统跟季北辰是属于灵魂绑定。

跟她这种看似很像,又不一样。

系统是附属,比她这个人性化。

她这个系统是主宰,精神体才是附属。

系统重新回到季北辰身上之后,就在他的灵魂深处温养沉睡了过去。

看来并不是永久性损坏,应该还能修复。

颜华当实验一样观察完了之后就不感兴趣了。

她的兴趣依旧在“反叛者的系统被吞了,但反叛者还在,并没有死,还会有反叛者出现吗”这个问题上。

她知道自己最近可能闲的发慌开始作死了。

最好的办法是现在就找到节点封死,直接结束这趟任务,回去整治整治B级空间,不要太轻松惬意。

但一是她对规则很感兴趣,想要冒险探索一下,所以才放慢了离开的脚步。

二是她任务还没完成呢,好不容易遇到老哥想多相处一下。

所以,她思来想去还是打算从心行动。

……

林初沫这次被抓进去之后,一开始呆滞得把什么都招了,后来就跟疯了似的,在看守所里一直打砸东西,攻击性极强。

季北辰得到消息的时候,才把遗嘱和结婚证的事情给解决掉,听着林初沫的消息,他冷笑着:“以为装疯卖傻就能蒙混过关?想的美,多找些肥婆,最好年纪大的,越老越丑越好,送进去好好招待招待她。”

助理挂断电话就去办了。

季北辰再次沉默,抚摸着无名指上忽然出现的那个标记。

那是曾经出现过,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的胎记。

这个胎记是这次被冷家兄妹救了之后才又出现的。

为什么呢?

“你是想要跟我说什么吗?”

季北辰低低呢喃着,不停摩挲着那个胎记。

胎记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但季北辰却很意外的觉得自己空落落的心,好似被什么填满了。

那种舒适感,已经很久不曾出现了。

那是一种掠夺吞掉别家企业之后短暂能出现的满足,但却会很快消失,让他忍不住的想要破坏别人的幸福,掠夺更多,聚集更多的财富寻求快感时相同的感觉,但不会消散。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野心在作祟。

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一个胎记消失了,为什么我就会那么暴躁?”

“当它再次出现,我又忽然变得宁和满足了。”

“这胎记,究竟是什么?”

季北辰满眼茫然,但心底很多东西都在这个时候变了味道。

从小开始的那些美好回忆都回来了,不再是黑白灰的画面,不再想起来就觉得无趣。

他的心情也不再是应付了别人那么久,而是真切的享受在其中。

跟冷家兄妹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变得多彩有趣。

他可以确定,他是真心喜欢着冷家妹妹的。

曾经那一点小暗恋,后来随着胎记一起消失了。

订婚的那一段,现在想起来也是满满的甜蜜感,可记忆中那些不耐烦和厌恶的碎片还保留在那里。

季北辰有些混乱。

越是这样,他越是不甘心的使劲去想,使劲去回忆。

直到他的记忆中,忽然出现了林初沫的脸。

那做作的表演是那么拙劣,他怎么会……

季北辰忽然一个激灵想了起来。

对了,是她给自己催眠了。

也许一开始就被催眠了吧,才会看着他变成自己臆想的样子。

而此时在回头想想。

他臆想的那个人,不就是冷妹妹吗?

季北辰忽然抱住了头,无比的痛苦。

冷妹妹变成了那个样子,已经决绝的回绝了他。

他们不可能了。

都是他,都是因为他。

不!

都是林初沫那个恶毒女人的错!

都是她!都是因为她!

他才会被催眠,被控制,他那样对待冷妹妹都不是出于自愿的。

季北辰的眼神都是混沌的,混乱的。

他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到了林初沫身上,都是因为她,才会让他跟熙熙错过。

都是她!

“我不会放过你的!”

季北辰眼眸通红的嘶吼出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